梨枝

関ジャニ∞|低产MVer|偶尔渣扫纸片|微博@一根儿梨枝
【均为自截自扫|禁一切】

短小脑洞

素材太少啦只能搞出来了这么多了

柘植晓x小林司部门主管和小职员的狗血办公室恋情

如何把直男台词变得GAY♂里♂GAY♂气♂

男(ji)子(lao)高中生的日常

整理硬盘的时候发现这个远古大坑,趁着放假填了

首次尝试加了看着有点智障的片头logo,答应我不要嫌弃它好吗_(:з」∠)_

病人片宝对医生78一见钟情还死不承认让78倒追的故事

傲娇别扭口嫌体正x腹黑毒舌死缠烂打

甜的牙疼,不甜不要钱

既然要搞事情就得搞个大的,一分二十秒忘记原片

78的镜头实在太少啦,少量混入今天不上班里的加加见

片源授权感谢 Bloody-Ageha、片片片寄

标题是瞎写的,其实三场恋爱。

不是原来的配方,但还是熟悉的味道。

柘植晓(幸运情人草)X有明泰辅(流星之绊)

代官山修介(抖S刑事)X安倍祥明(欢迎来到阴阳屋)

大川良介(关八战队)X锦野彻朗(关八战队)

BGM 恋ノアイボウ心ノクピド-One Ok Rock

【仓亮】诈骗犯

啊啊啊啊啊啊现在才看到对不起!!超甜的!!本来我那个mv没什么剧情的,居然能写的这么棒😭不说了我去接着剪视频了😭

前发宝宝的多眼皮:

给 @梨枝 小梨mv配的文




最近文笔出走果咩




本来是傻白甜的小刑警和小骗子让我写成这样(`・ω・´)




原mv戳 http://yzlizhi.lofter.com/post/308475_c6cc5c0




小刑警超软的!所以仓亮仓无差ƪ(˘⌣˘)ʃ


-------------------






(一)


 


面前走过的女人身材高挑妆容精致,锦户和她四目相对,看到她眼光一亮,冲他歪了歪头,露出一个冒着傻气的微笑。


 


皮肤不够白,胸不够大,头发颜色不好看,锦户收回目光,撇撇嘴头也不回的往前走,没走两步,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


 


“诶?是你掉的东西吗?”锦户弯腰捡起,先喊住刚刚过去的人,才看清手中捡到的,竟然是一张刑警证,上面的二寸照片是一个大眼挺鼻的男人,除了脸有点歪笑的有点傻,还是挺帅的。


 


等等……锦户看了看警察证上的男人,又瞅了瞅停下脚步抓胸撩裙好像在找什么的女人,脑子一热,转头就跑,不顾身后人的大喊大叫。


 


也不知跑了多少条街,锦户始终没甩掉身后的尾巴,他忍无可忍的停了脚步,瞪着眼扶着腰使劲喘,“你……你是不是有病!追我干什么!”


 


身后的大高个高跟鞋和假发拎在手上,也跑的呼哧带喘,“你才有病!闲着没事跑什么!”


 


“谁突然被条子追都会跑的好吗!”


 


“你心里才鬼才怕警察吧!”


 


“我是没见过人妖警察才吓跑的!”


 


……


 


两个人互怼半天累的口干舌燥,才并排在马路牙子上坐下,大高个看着锦户气鼓鼓的腮帮子忍不住乐,又被他突然扔过来的刑警证吓的缩了缩脖子。


 


“大仓忠义。”


 


他伸出手,冲着锦户露出大白牙,眉眼弯弯。


 


“锦户亮。”


 


尽管对面的人顶着一张花了妆的花猫脸,锦户的心还是被这个无比灿烂的笑容撞的噗通乱跳,他挠挠头,伸手握住大仓骨节分明的大手,感受到大仓的回握,温热的触感自手掌直达心底。


 


“喂,你刚刚干嘛冲我笑?”锦户好奇。


 


“就看你长得帅咯。”大仓答得自然,盯着他无辜的嘟了嘟嘴,形状美好的唇上涂着红色唇膏,水泽莹润,竟有着说不出的魅惑。


 


行动总比脑子快上两拍的锦户飞快的伸手,抹掉大仓的唇膏,然后探身印在让他乱了心思的唇上,果然跟想象中一样柔软。


 


等脑子终于跟上节奏,锦户才觉得不太对,被他强吻了的大仓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慢慢慢慢的移开,看到瞪大了眼惊的愣在原地的大仓,趁他还没反应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丢下一句“回见”就脚底抹油先跑了,身后伴着大仓后知后觉的悲鸣。


 


“诶???????”


 


 


(二)


 


大仓已经几天没睡好觉了,他只要一闭眼就能想到那张轮廓分明的帅气脸庞,还有接吻时温暖的唇和轻轻扫在脸上的睫毛。


 


那可是我的初吻啊!


 


烦躁不安的小警察啊的大叫,把自己整个裹在被子里滚来滚去,都怪前辈非要自己扮女装去夜店查什么骗婚的诈骗集团,才把自己都搭进去了。


 


可是,那个人还真是帅啊。


 


把自己闷的不行了,大仓才一点点把头探出被子,咬着被角暗暗想。


 


“大仓忠义你是不是有病!大周六早上的让不让人睡觉了!”隔壁咚咚咚敲着墙壁抗议,伴着仓子愤怒的声音。


 


大仓冲着墙做了个鬼脸,翻了个身想要继续尝试睡个回笼觉的时候,门铃响了。他砸了下墙壁,仓子应该是又睡着了并没有动静,他只好嘟嘟囔囔的起来去开门。


 


“警察小姐……哦不,先生,哦哈哟!”


 


元气满满的锦户吓了大仓一跳,面前的人虽然换掉了kirakira的牛郎装,只穿了简单的牛仔裤白T恤,也好看的不行,他使劲揉了揉眼睛还以为是在做梦。


 


“啊卡哇伊呐”锦户垫着脚尖揉了揉大仓鸟窝一样的头毛,顺便亲了亲他的脸颊,


 


“请跟我交往!大仓君!”


 


“诶????????”


 


这次大仓条件反射般的握住锦户的手腕,防止他再逃跑,“你说什么?”


 


“请和我交往!”锦户对上他的目光,又重复了一遍。


 


“可是我是男的!”


 


“我就是喜欢你不管男的女的!”


 


“可是你是牛郎……”


 


“我才不是牛郎,我是……”锦户看着大仓期待的样子,我只是专门骗人钱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大仓的眼神黯了下去,慢慢低下头,可是他还牢牢的抓着锦户的手腕,半晌才抬起头眼睛亮亮的看着锦户笑,


 


“可以哟!反正我也喜欢亮酱不管你是不是牛郎^o^”


 


(三)


 


整天跟大仓腻歪在一起的锦户被锦子叫出来的时候,满满的不情愿,可是当看到妹妹眼泪汪汪的下垂眼楚楚可怜的样子,脑子一热就答应了锦子的要求。


 


最后一次的目标是锦子打工的录像店老板,因为试图性侵另一个打工的女生安子被锦子盯上了,锦户告诉大仓最近家里有急事,暂时不能找他,然后和锦子花了两天才做出完美的诈骗计划。


 


临走时,他郑重声明,“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锦子,我不想再欺骗tacchon了。”


 


 


解决了诈骗集团暂时轻松的大仓被安排去生活部帮助巡警,接到老奶奶报案说汪酱走丢了,他急忙蹬上自行车四处寻找,好不容易才找到困在施工洞中嗷嗷叫着的汪酱。


 


他救起小狗,举着大檐帽扇着风,却瞥见了好几天没见的锦户,“亮……”


 


还没喊完,就见锦户和一个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姑娘碰了头,两人鬼鬼祟祟的进了公共厕所。


 


不一会,姑娘搀着一个齐肩短发的中年妇女出来了,尽管变了装,大仓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锦户,不禁更加疑惑。虽然平时傻里傻气的,刑警的敏锐还是让大仓收了声,隐匿身形跟在两人身后。


 


他跟着她们进了录像店,钻进后排装着浏览的样子,竖着耳朵使劲听。


 


他听到老板匆匆忙忙关掉了店,听到锦户故意尖着嗓子哭喊着我可怜的女儿因为受到侮辱自杀未遂现在住在医院,听到姑娘紧张兮兮的劝着还是私了对双方都好,听到老板战战兢兢的报出一个数目。


 


他越听越心凉,紧握的手弄疼了怀中的小狗,小狗汪的一声,吓到了店里所有的人。


 


大仓见瞒不住了,大大方方走出去,拽着锦户就走,不顾身后锦子的喊叫。


 


锦户一路踉踉跄跄的被他拽着,进了家门才急急忙忙开口,“tacchon你听我解释……”


 


“诈骗集团?亏我还忙东忙西的抓人,还不知道我身边就藏着这么个诈骗犯!”大仓一把甩开锦户的手,质问的话尾带着哭腔。


 


“不是,我保证我跟那伙诈骗集团没有任何关系!”锦户看着大仓红了的眼眶有些心疼。


 


“说啊!接着解释!反正我最傻最好骗了。”


 


锦户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他想说他骗人钱都是为了给锦子报仇,他想说总共他也没做几次没拿到太多的钱,他想说他不介意把那些钱再还回去求的原谅。可是平日里能说会道把人绕的迷迷糊糊的嘴,现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大仓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把自己缩成一团,鼻音中带着委屈,


 


“我知道自己一直都不是个好警察,不求上进安于现状,可是我从来没有愧对警察的职责,也没有辜负爸爸的期望。”


 


“可是亮酱,在知道你就是个诈骗犯的时候,我第一反应竟然是我们一起逃吧,逃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我不再是警察,你也不再是骗子,我们可以开个咖喱店或者理发店,平平静静的开开心心的过日子。”


 


“我真的是……最没用的了……”


 


“你走吧,别让我再见到你,不然,我一定亲手逮捕你。”


 


 


(四)


 


一个月后。


 


大仓在家门口碰到个来回徘徊的女孩,有着他喜欢的下垂眼,带着红色的兔耳发带。


 


女孩交给他一封信和一个手写的地址,抚了抚自己的发带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其实我是懒得管你们的事情的,两个大男人比女生还矫情,可是亮尼酱如今这样都是我害的,我不能不管他,我们已经把之前所有的钱寄回去了,如果你看了这封信,决定原谅他的话,就去这个地址找他吧。”


 


回到家,大仓想了半天,还是打开了信封,里面是他熟悉的字体,却并不是真正的信件,更像是胡乱写下的没有逻辑的段落,


 


“tacchon说他最没用了,其实才不是,他大概是我见过最善良最可爱的警察先生吧。


 


他会耐心的帮老奶奶寻找丢失的小猫小狗,从树上从水沟里救出可怜的小家伙,然后安慰他们。


 


他会带领着放学的小孩子们过马路,说着笑话逗他们哈哈大笑。


 


他甘愿男扮女装去收集情报,尽管吓得哇哇叫,每次逮捕罪犯依然冲在前面。


 


从一开始,我就一直在说谎,骗他我的职业我的生活甚至我的家庭,我怕他不肯接受我的过去,可是有一件事,我从头到尾都没骗过他。


 


我喜欢他。


 


喜欢他鼓着腮帮子大口大口的吃着我做的咖喱饭,一个劲的说着好吃。


 


喜欢他奇怪的笑点,听到他爽朗的大笑声,自己的心情都莫名其妙的变好了。


 


喜欢他傻里傻气的歪着脑袋,不管我做什么都注视着我。


 


可是,我却没办法给他幸福……”


 


大仓跑了起来,捏着锦子写的地址,快速的奔跑起来,他从来没有,这么想见一个人。


 


 


面前厨灶上的咖喱咕嘟咕嘟冒着香气,围着碎花围裙的锦户正认真的品尝味道,只听门刷拉一声被拉开。


 


“欢迎光……”


 


他话还没说完,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来人从背后抱住,熟悉的西柚清香充盈鼻间。


 


那人把下巴抵在他的肩窝,低声问他,


 


“请问骗子先生,哦不,老板先生,新开的咖喱店还招人么?”


 


 


 


 


 


 


 


 


 


 


 


 


 


 


 


 


 


 


 


 


 


 


 


 


 


 


 



大概是平行世界里的Even和Isak在一个party里认识然后疯狂互撩开车(?)的故事吧……

希望每一个平行世界里的他们都能在一起

一份船戏分八瓣儿剪,强行色气满满

BGM是原唱变调,降3调

花了半天时间紧赶慢赶剪出来的小甜饼,剪的时候要被齁死了。

希望大家能收下这份圣诞礼物,吃下这份安利。

SKAM真的特别特别好看特别甜!!

剪得比较匆忙,细心的观众老爷能发现我剪到最后的时候已经疯了……

-本来不应该在这个号发的,但是我已经有太多子博了【x

大家走过路过吃一吃安利吧_(:з」∠)_